| 养老导航 OA系统 智慧养老 | 
人民日报:社区养老院为何被嫌弃?


    中央提出,要积极发展养老服务业,构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社区养老机构,可为老人在熟悉的生活环境里提供集中居住、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等专业养老服务,15分钟的服务半径,正是社区养老的意义所在。然而在实际运行中,设在居民小区内的社区养老机构,有居民叫好,也有居民反对。争议从何而来?社区养老机构运行得怎么样?前景在哪里?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

   小区里办养老机构,居民有的点头,有的扔砖头

重庆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紧邻一处高档住宅区——美茵河谷,小区红墙白瓦、绿树掩映,颇具欧式小镇风情。去年5月,养老中心装修即将完成之际,却遭到了小区业主的齐声反对。

   “一楼外围的玻璃、摄像头都被砸坏了,居民还拖来石头填满了消防水池。”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院长朱丹回忆。居民为什么反对?小区居民陶先生坦承,自己对养护中心并不了解,但认为其“占用小区公共资源,影响小区生活环境,导致生活品质下降”。据陶先生回忆,养护中心的原址是开发商承诺建设的欧式风情商业街,多年过去,商业街没建起来,开发商将几处房产转卖给重庆宏善养老产业有限公司。如今,养老中心取代了商业街,虽然商业街一楼也开有便利店、银行、洗衣店等商铺,但养老中心的进驻造成广场空间、停车位等资源紧张,因此遭到小区居民的反对。在网络问政平台上,有居民反映养护中心带来噪音及空气污染,影响了居民正常生活。

    在巴南区龙洲湾街道社区养老中心,记者见到的是另一番景象。2011年,得益于“开发商还房”政策,龙洲湾街道龙海社区获得了位于颜龙山水城小区的400平方米社区用房。能不能用来做养老中心?有了这个想法,社区党委书记李自玲便开展征求居民意见工作。调查问卷发放到户,居民大都赞成。龙海社区与小区物管协商,低价租赁了同一栋楼的700平方米用房,引入专业养老公司,打造了一个拥有48张床位的社区养老中心。该社区养老中心自投建到运营以来,未曾发生过一起投诉事件。

   “养老的问题,每个家庭或早或晚都必须面对,这个事儿有意义,也不会给小区带来不便。” 颜龙山水城小区居民张太平今年67岁,看着社区养老中心一天天建成。“我平时和老伴说,以后要是谁先走了,留下的那个就来这里住,知根知底。”他告诉记者。

离家近,环境舒适,社区养老机构受老人青睐

    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开业大半年以来,已入住193位老人,其中21位是美茵河谷小区居民。朱丹透露,有些曾经反对较为激烈的居民也将父母送了进来。

    居民态度为何转变?在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记者看到,养护中心整洁干净,除了标准的适老化设计,还开设了棋牌室、健身房、舞蹈厅、图书室等。在个性化管理上,中心对入住老人进行了自理、介助和特护分类,实行医养结合的护理方式。84名工作人员中,18名是养老专业大学生。朱丹说,很多人用传统的眼光看待养老院,对养老院的印象是“脏乱差”,而康乐源养护中心严格按照标准建设,不扰民,给居民吃了定心丸。

    周健是美茵河谷小区居民,家里老母亲90多岁了。老人想独居,周健请了保姆,但还是不放心。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刚开业,周健就去考察了一番。“住养老机构肯定比请保姆强,况且这里条件不错。”周健果断将母亲送了过来。记者见到周健的母亲时,老人很精神,告诉记者:“娃儿是给我请过保姆,不好,还是住这里安逸些。”

    巴南区龙洲湾街道社区养老中心设施较为简单,但也受到社区老人的青睐。目前入住的31人中,绝大多数都来自附近社区。83岁的牟玉琳老人两年前独居在江南华都小区。听说隔壁小区办了社区养老中心,老人带着两个好姐妹来试住“考察”。儿子知道后很生气,“家里请了保姆不用,非要去住养老院,好像我们对你不孝似的!”后来老人因车祸住院,暂离养老中心。一出院,老人又住了进来。“离家近,环境也熟悉。这儿的护工认真负责,我又结识了不少好朋友,一点都不寂寞。”说起养老生活,老人滔滔不绝:每天唱歌、打麻将,早上练操、晚上散步……兴之所至,老人还哼唱了一段《茉莉花》。

   规划先行,主动作为,社区养老才能得民心

    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遭遇居民抵制后,九龙坡区政府和石桥铺街道就养老机构建设问题,开展调研论证,入户征求意见,对矛盾进行协调化解。

   为了赢得居民的信任,朱丹和同事们也想了不少办法。今年春节,社区9岁的小朋友许晋宁在父母的鼓励下,成为第一个走进宏善康乐源养护中心参观的小朋友。他和每位老人拍照留影,为老人表演节目。小晋宁说,这次参观让他学会了感恩,也看到了老人在养护中心充实快乐的生活。晋宁一家将养老院的见闻带回社区后,不断有社区居民前来参观。养护中心于是与社区、物管展开合作:举办邻里文化节、“八一”建军节歌舞联欢会等活动,并将风雨长廊对居民开放,供社区居民休闲娱乐;根据居民需求,养护中心上门为老人进行护理评估;10多位周边社区居民在这里就业,周边学校把这里作为孝道文化的实践基地……“通过这些互动,居民对我们更了解,误会减少了,关系才能融洽。”朱丹说。

    重庆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负责人告诉记者,截至2015年底,全市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站)有621个,今年在建的有200个。场地来源上,一些老旧城区由于功能布局已经完成,社区养老服务场地多由政府购置闲置房屋或租赁,而一些新建社区则通过开发商配套社区用房的方式解决。“社区养老设施建设落地难,越在老城区越难。”该负责人表示,从调研的情况看,居民对于在小区内设置日间照料的养老方式比较认可,对全托和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反对,主要是考虑到空气污染、医疗垃圾及老人丧葬等问题,但居民老龄化较严重的社区,对社区养老设施的认可度更高。

    该负责人认为,社区养老设施难以落地,一是居民认识不足,二是规划滞后。很多小区规划之初,没有预留社区养老等公共福利设施用地,之后再建养老设施就会很被动。“在推进社区养老设施建设的过程中,我们最希望解决规划和布点问题”。该负责人说,只有规划先行,才能从源头上避免矛盾发生,近年来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将社区养老场所和养老机构等社会福利设施纳入城市建设规划。

    做好社区养老,受益的是社区居民,社区理应承担一份责任。去年10月,龙海社区想为养老中心安装电梯,方便老人进出。由于电梯位于两栋楼之间的狭窄通道,对低层的室内采光有一定影响。安不安?安在哪儿?社区找来居民代表协商,大家纷纷表示“只要为老人们好,没问题”。电梯顶部与六层的窗户只有一步之遥,户主担心有安全隐患。社区出资安装了防盗网,一家老小都放心了。“将心比心,每个人都会有老的时候。群众在理念上支持社区养老,社区把工作做细做实,群众心里踏实了,也会给予更多的行动支持。”李自玲说。

来源:人民日报记者 李 坚 龚 鸣


管理解读


Copyright©2016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佳源医养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浙ICP备16017473号-2】
公司地址:浙江省嘉兴市中环东路2297号11楼 联系电话:+86 0573 8222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