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养老导航 OA系统 智慧养老 | 
上海老人“下乡”养老渐成风


转载自《新民晚报》20160617

今年4月初,乌镇景区附近的一个主打养老概念的楼盘开盘,尽管152万每平方米的均价在嘉兴堪称鹤立鸡群,但260套房源仅仅1小时就被一抢而空,购房者中超过一半来自上海。

随着嘉兴等上海周边城市养老产业的不断完善,“便宜”早已不是上海人异地养老的唯一理由,近年来,保利、绿城等一线房企纷纷在嘉兴布局养老地产,上海没有的慢节奏和好环境,吸引越来越多“懂经”的上海老人“出城下乡”。

矛盾

 “家里炸开了”

 “一开始我告诉三个儿子准备去嘉兴养老,家里就‘炸开’了,他们问我‘上海和国外都能养老,为什么要去嘉兴?’”

81岁的洪宝珍居住在“逸和源·嘉兴南湖区湘家荡颐养中心”,出生在新加坡成长生活在上海,在新加坡有车有房的洪奶奶,过去一直过着双城生活。三个儿子或是在国内事业有成、或是在海外生活富足,家里条件这么好,难怪洪宝珍初到嘉兴时,很多人都问一句“为什么”。

 “家里人心疼我、不理解,这些都在我预料中,因为传统观念说到进养老院,就是睡在床上‘绑手绑脚’、‘等死’,更别说是到‘乡下地方’了”,接受记者采访时,洪宝珍思维敏捷说话条理清晰,20159月她把新加坡的房产给了孙女只身来到嘉兴,直到把家人带到嘉兴,三个儿子亲眼看见老母亲在这里的养老生活,才打消了疑虑。

 “逸和源”是嘉兴最大的一家颐养中心,目前有会员1000多名,常住的500多,其中上海的老人约占一半。

洪宝珍和“室友”肖健一居住在“逸和源”装有地暖的D区套房,近40平方米,客厅、阳台、卫生间一应俱全,每人每月房费不到3000元,“这里都是单人间或者双人间,这样的价格放在上海的养老院,睡一张钢丝床可能都不够。”

洪宝珍在“逸和源”的生活很忙碌,她加入了舞蹈队及其他的兴趣小组,每天上午9时是舞蹈队排练的时间,记者采访当日,舞蹈队为了准备下个月的汇报演出,特别下午“加练”,近10个“奶奶演员”头戴蓑笠手舞折扇,认真劲头一点不输给年轻人。

隔壁房的上海邻居谭老师在“逸和源”开了钢琴课,洪宝珍为了更好地练习,特地买回来一台电子钢琴放在自己的房间里。

洪宝珍在上海侨联工作了35年,由于工作原因,很早就关注和考察过各国的养老院,“决定来嘉兴之前,我至少考察了三四十家养老机构,有美国的也有日本的,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美国散养式的养老,但总感觉少了我们中国人特有的人情味。”

和室友同住一个双人间,洪宝珍感觉自己回到了大学时代,“有个室友跟我住一起,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旅游,真的好极了”。

感受

 “心态年轻了”

80岁的叶葆生和妻子一起居住在“逸和源”,记者采访当日,作为图书馆管理员的老叶正在房间里整理藏书,老伴则在另一幢楼的活动室和新认识的“牌搭子”搓“卫生麻将”。

叶葆生年逾古稀依然腿脚硬朗,是“逸和源”里公认的头号旅游达人,一辈子跑了近70个国家,今年年初刚去过巴西和阿根廷。

 “在这里,感觉大家心态都很年轻,没有其他地方养老院死气沉沉的感觉。”叶葆生说,自己跑遍了上海市区和郊区大大小小几十家养老院,最后选择了嘉兴。

 “上海的养老院,好一点的房间费用一个人要5000元,两个人就要1万元。也有和这里价格差不多的,但是那种四张钢丝床的房间,一走进去气味很大。”最终,叶葆生和老伴决定把徐汇区龙山新村的老宅出租,租金再补贴一些养老金,到嘉兴养老。

 “心态年轻了”,这是“逸和源”绝大多数受访者的感受,究其原因,主要是“逸和源”将健康程度不同的老人分成三个级别护理,分别为健康区、特护区和护理院,健康程度不同的老人之间相互独立。

“我们在这里从来听不到病痛的哀号声”,叶葆生夫妇和洪宝珍所在的健康区,护理服务最简单,护士只是每天早上来打扫房间,早中晚送三次热水,如果老人遇到身体不适或者其他紧急情况,还有24小时的看护。而在特护区,一级护理包括洗澡、洗脚、摊被子等,针对行动不太方便的老人,月收费780元。

 “健康区的老人,未来失能后可以住到特护区,生病了可以入住护理院”,“逸和源”工作人员介绍。

此外,“逸和源”也提供“候鸟服务”,目前全国有几十家合作基地。“老人花1万元买一张‘资格证’,可以使用累积24个月的‘候鸟’生活,到象山、威海等其他城市生活一段时间,旅费另算,平均每次一个月花费两三千元,目前已有2000多位老人办卡,其中超过六成为上海老人。”

问题

 “医保不方便”

中山医院退休医生陆关珍居住在乌镇雅园,从医35年,2013年志愿援疆,她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在乌镇,陆医生已经开展了3期的免费义诊,平时也会给其他老人咨询病情、分享保健养生知识。陆关珍告诉记者,“现在上海老人选择异地养老,最大的障碍还是在医保。”

傅菊英居住在“逸和源”的特护区,她的女儿一个月来看她两三次,最大的任务就是带药,“因为医保在上海,所以药都从上海医院里买。”

工作人员介绍,现在院里每两周会拿着老人的医保卡替老人到上海配次药。如果要做检查,也是由医生陪同坐车去上海完成。

 “现在到我们机构养老的上海老人可以选择到居委会办理调离申请,就能把医保关系调到嘉兴来。但这种情况下如果再要到上海看病,就不能走医保了。所以考虑到上海的医疗资源比较丰富,很多老人还是选择把医保落在上海。对此,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对于慢性病,每两周拿着老人的医保卡到上海配药。对于急性病症,则会就近为老人安排治疗,等病情平稳后再根据老人的意愿看是否转院到上海。”

由此造成的问题就是,即便是可以医保报销的急诊,老人们也无法在异地刷医保卡,他们须先行垫付,再回上海医保机构报销。“把单子积着半年报一次,如果是小毛小病就直接到药房自费买药”。

 “对我们老人来说,这样还是太麻烦了”,采访中,类似的抱怨不断,“很多老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自费就医,医保不能报销,可能小病我就不去看了,觉得扛一扛就好了。但这些小病小痛就很有可能是大病的前兆或前期。”工作人员对此也忧心忡忡。

行业新闻


Copyright©2016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佳源医养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浙ICP备16017473号-2】
公司地址:浙江省嘉兴市中环东路2297号11楼 联系电话:+86 0573 82220529